美国作家保罗·比第凭借《出卖》 获得2016年布克奖

《出卖》是比第耗时七年的心血之作,小说以讽刺与幽默的口吻,讲述了一位美国黑人青年Bonbon的生命遭遇:年幼时被父亲严厉对待;父亲惨遭不幸后回到家乡南加州的黑人聚居区,亲历了有着畸形主仆关系的温情,以及白人黑人在教育、人际相处各方面的冲突,最终选择站上最高法庭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miracleautochico.com/,霍奇森要求恢复奴隶制并实行种族隔离。

本届评委会主席、历史学家阿曼达·福尔曼(Amanda Foreman)评价《出卖》试图“深入剖析每一处社会禁忌”:“让我们开怀大笑的同时也让我们畏惧。我们感到有趣的同时也感到痛苦。”

保罗·比第于1962年出生在洛杉矶,现居纽约。他之前写过三部小说,分别是《梦乡》(Slumberland)、《岩石》(Tuff)和《白人男孩的摇曳行走》(The White Boy Shuffle)。

有意思的是,《出卖》由独立出版社Oneworld出版,而去年布克奖获奖小说、牙买加小说家马龙·詹姆斯的《七次谋杀简史》也是由这家出版社出版。

在发表获奖感言时,今年54岁的保罗·比第看上去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有些不知从何说起。“我不想那么具有戏剧性,就像写作拯救了我的生命……但是写作确实赋予我新生。”

“我讨厌写作,”他承认说,“这是一本艰难的书。对我来说很难写,我知道也很难读,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读。”

一位大学老师曾说保罗·比第绝对不会成为成功的作家,因为写作不是保罗·比第喜欢的东西。

“写作很难。你得坐下来……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我很容易心怀不满,并且为自己做的事情感到沮丧。我对自己要求严格,倾向于破坏自己。但当我在写的时候我会努力克服,我尝试在写作时保持信心。”

今年是布克奖不限作家国籍的第三年。在布克奖设立之初,只有英国、爱尔兰及英联邦国家的英文小说才能入围参评。2014年之后,评奖范围扩展到了所有用英语写作的作家的作品。有说法称这般变化的直接受益者是美国作家,因为2016年入围布克奖短名单的6部作品中就有两部来自美国。

最后六进一的角逐中,保罗·比第的《出卖》“打败”了加拿大作家邓敏灵的《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》、苏格兰作家格雷姆·麦克雷·伯内特的《他的血腥计划》、英国作家黛博拉·利维的《热牛奶》、美国作家奥特莎的《艾琳》和英国加拿大双国籍作家大卫·邵洛伊的《人不过如此》。

《卫报》称短名单公布以来六本书的销量都显著大增,尤其是格雷姆的《他的血腥计划》。但还是保罗·比第拿走了五万英镑的大奖。

尽管保罗·比第承认一般读者会发现这本书很难消化。但阿曼达·福尔曼说这不是什么坏事。

“小说不应该是轻松安逸的,”福尔曼说,“真相几乎从来不是美丽的。这是一本把读者钉在十字架上的书。你被钉住的同时,你也被逗乐了。”

福尔曼还透露,评委会花了四个小时,才就最后的获奖者达成一致意见。“《出卖》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小说,有一种绝对的讽刺智慧,霍奇森让人想起乔纳森·斯威夫特和马克·吐温。”她说,“这是一份披着幽默面纱的一流的严肃文学作品。”

其实保罗·比第本人从没称《出卖》是讽刺文学,但他说很高兴《出卖》被如此描述。

这一年里福尔曼和评委们在超过十个月的时间里涉猎了155本书籍。评委们包括评论家乔恩·戴(Jon Day)、小说家阿布拉扎克·古纳(Abdulrazak Gurnah)、诗人大卫·哈森特(David Harsent)和演员奥莉维亚·威廉姆斯(Olivia Williams)。评委在决定获奖者时所参照的标准是:美学、 思想的深度和品质、 写作技巧,以及能否传递给读者。

早在结果公布之前,大卫·哈森特就认为虽然小说中有一些粗话和随意的用语,但“语言是这本书的音乐节奏。主人公的所作所为决定了他的说话节奏就是这样。美国作家伯内特”

福耶尔书店的网络编辑弗朗西斯(Frances Gertler)称《出卖》有一个令人难忘的叙事者,是一部富有智慧的讽刺文学。“勇敢且有趣,最初进入这个故事需要一点时间,但一旦进入,你便不想离开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